• 细雨西城_细雨洗笔——【记得】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“狂沙可卷千堆雪,壮士能抵万顷沙。”大年初三,记者乘车经过两个小时的公路飞驰和1个小时的戈壁颠簸,赶到70公里点号。大门口,这副对联诗意纵横,透出大漠戈壁中独有的精气神。请关注今日《解放军报》的报道―― “壮士能抵万顷沙” ■解放军报记者 韩阜业 通员 郑伟杰 巴丹吉林沙漠深处,小树林围着几栋小房子,往往就组成了一个点号。 点号负责铁路保障,是一个特殊建制。这条271公里长的铁路线建于1958年,主要用于运送执行科研试验任务的物资和人员。铁路沿线共有35个点号,均以里程取名。 “狂沙可卷千堆雪,壮士能抵万顷沙。”大年初三,记者乘车经过两个小时的公路飞驰和1个小时的戈壁颠簸,赶到70公里点号。大门口,这副对联诗意纵横,透出大漠戈壁中独有的精气神。 “这里方圆20公里没有人烟,全是沙漠和戈壁。”指导员耿忠超说。站在点号门口放眼望去,四周是连绵不断、高低起伏的沙山,平坦处散落着几蓬枯黄的骆驼刺。 70公里点号官兵每天要进行铁路巡线,确保每一列火车安全、准时、平顺通过点号。“上午巡5公里铁路,下午再巡5公里,一天打个来回是20公里。”1991年出生的副连长雷振海介绍。 按照连队春节期间活动安排,今天要进行喊山活动。所谓喊山,就是爬上点号附近一座较高的沙山,面向远方大声喊话。这是点号的传统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组织一次。 早饭后,去喊山的官兵整队出发。沙山距离点号并不远,徒步大约40分钟就可以到达。 “这里的风沙非常大,一年一场风,从春刮到冬,我们跟这些风沙打交道,都成老朋友了。”雷振海说,只要一起大风沙,沙子打得人根本睁不开眼,大家都是拿铁锹挡着脸出发。 “还有就是下雪。”耿忠超想起春节前的一场大雪,铁路被积雪覆盖,下午两点有专列要通过,全连清晨出动干了整整6个多小时才抢通线路。“第二天又起了沙尘暴,白雪混着沙子的景色很美,像一杯超级大的卡布奇诺。” 虽然周边环境苦,但官兵生活条件比以前好多了,有了水净化器,通了互联网,今年还要搬进新营房。

    上一篇:港媒称香港传销公司卷土重来 内地圈钱逾百亿

    下一篇:日本政府拟定能源革新战略概要 强调发展物联网